设为首页   |  加入收藏
  当前位置: 首页  >  群众体育  >  群体信息
北风吹 雪花飘 他们寒江垂钓20多天不挪窝

发布部门:杭州市体育局 | 来源:体坛报 | 发布时间:2018年01月29日

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”唐代诗人柳宗元的《江雪》人们都耳熟能详,脑海中自然而然会出现一位渔翁身披蓑笠江上垂钓的场面。一年中最冷的时节已经来临,不少钓友会选择封竿蜗居。然而在富春江畔,有人却喜欢寒江垂钓,甚至吃住都在这里,扎帐篷一呆就是二十多天。

守着钓竿不挪窝

有人江边扎营22天

富春江边鹳山矶头嶙峋的岩石上,几个垂钓者或坐或立。年轻点的穿冲锋衣,帽子一扣加个口罩,露一双眼睛静静地观察江面。即便是阳光和熙的冬日,江边依然很冷。作为富春江垂钓者中的老大哥,72岁的许关泉皮肤黝黑、身形瘦削,虽不似年轻钓友那般时髦,却自带一股淡定。蓝色大棉服一裹,黑色鸭舌帽一戴,十几根钓竿用红砖压着,一字排开。

许关泉说,家就在富春江边,学会钓鱼似乎就是一项生活中的必备技能,从小就会。成年后去工厂上班,只要有空就来江边过过瘾,退休后更是竿不离身,日日与江相伴。

野外垂钓,要想收获多,必须打好窝。何谓打窝?它是为提高垂钓效率而向垂钓点投放脱离鱼钩的诱饵的环节,可以通过手掷、竿抛、划船送饵甚至使用遥控船投放,从而在钓点处形成以颜色、气味的聚集,起到引诱鱼进窝、蹲点的作用。

天暖的时候,鱼儿较多,游得较浅,许关泉还能采用手抛打窝的办法。而冬天天冷,鱼都藏得比较深。许关泉就想了个办法,以螺蛳做饵,绑上石头,用轮胎当小船,划至离岸二三十米处。成功打好窝可以连续钓上好几天,许关泉就和其他几个钓友一起买了个小帐篷,守着打窝点,在江边扎了寨。

最久的一次,他们带了点面包和饭菜,一连在江边住了22天,乱石崎岖的鹳山矶头、平坦宽阔的严子陵钓台、泥泞潮湿的新沙岛码头,他们都呆过:“不仅要留意打窝的情况,还有一些不速之客。”许关泉有点气恼,“有时夜半会有电鱼的人,他们来一次,我们打窝就基本白干了。”

江边“拼命三郎”不少

既锻炼身体又讨彩头

作为钱塘江的上游水域,富春江由新安江与兰江汇合而成,下起富阳,上至淳安县。沿江风景秀丽,江水清澈,是理想的垂钓之地。春钓白鱼和鲈鱼,冬钓螺蛳青和鲤鱼,而冬至前后开始,江边像许关泉这样的“拼命三郎”更增加了不少。

“每年春节,富阳人都会晒鱼干做熏鱼,首选就是富春江里的螺蛳青。年年有余,讨个好彩头。而且富春江里的螺蛳青肉质鲜美,在其他地方很难吃到。”加入江边垂钓群没多久的李哲成这阵子几乎天天来,但收获不多,“实在钓不到,我准备找机会向别人买一条。”

虽然冬钓绝大多数战利品基本上了家里的餐桌,但钓鱼也带给许关泉意外惊喜,最厉害的一次是一条50多斤的螺蛳青,被人以千元买走。

“钓鱼很考验人的反应能力和专注度,对心脑都有好处。”许关泉有些得意,长时间远视还让他练就了一副好眼力,也鲜少感冒,“冬钓虽然冷一点,但是竞争少,而且太阳一出来,鱼就会往较浅的地方游,还是好找的。最期待也最享受的就是鱼咬上钩的那一刻,紧张、刺激,其乐无穷。


  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本页